乡村的雪

时间:2015-04-08 15:10来源:独醒中学 作者:独醒中学 点击:
  深秋的冷一过,初冬的冷就来了。在山村,天越冷,人们就越盼着下雪,就好像我们都藏好了,雪怎么还不来似的。
 
  每年冬天总有一段时间迟迟没有雪的消息。雪的缺席,让人们看不到美丽的覆盖。也增加了漫长等待时的乏味。
 
  在村庄,一进入冬天,农田里所有的东西都被撂倒,拔的拔,割的割,捆扎的捆扎,只有野草还在哪里,连根都冻透了。人们在农闲这段时光里,等着冷,等着雪,等着春天一点点化开,他们好派上用场。
 
  雪总是要来的。
 
  下雪了,田野里白茫茫一片。耕地在华丽的睡眠下不允许对土地心怀不轨的脚印出现和靠近。墙上的钟表不加选择地为冬天捐赠漫长的等待。月亮重复太阳,偷偷为森林里动物的脚印保守一切秘密。门前的雪在月光下找到了窗户,它要往明亮的灯光里捐赠银白的宁静。
 
  初雪一落下,孩子们的雪爬犁,雪冰板,冰嘎之类的用具兼玩具又都有了去处。在陡峭的河提上,河谷倾斜的陡坡上,甚至家门口高高的土坡上。沉重的爬犁被力气大的孩子拖到提顶或坡顶。一群孩子蜂拥而上,可怜的爬犁在严重超员的情况下沿着光滑的雪道飞速冲向谷底。爬犁把所有的孩子都甩在一边,自己悠闲地冲向终点,笨拙地旋转几下停靠在它的码头。那些中途被撇下来的孩子,根本没有丧失挫折感,遭受失败的打击极其有限。他们会找到自己的手套和帽子,开始抢爬犁,都想把爬犁掌握在自己手中,炫耀自己的优越感。他们的快乐就像他们的鞋一样在雪地上乱踩。  几个女人在路上走。那个刚买的鞋没来得及掌防滑鞋底,被碾压的溜光的雪撂倒。身子一倾斜,就听到一惊一咋的女高音尖叫,等人们回过头看向她时,他已经失态地坐在地上了。摔倒的自己冲着摔倒的自己一抽一抽地笑,也分不清是自己笑自己还是在替别人笑自己。同行的伙伴笑够了才懒洋洋地把她扶起来。两个人扶着厚厚的雪地羽绒服和她身上的雪以及她的笑声,像搀扶伤员似的一边走一边在白色的呼吸里唧唧咋咋地讨论着。她们的高跟鞋踩着雪吱嘎吱嘎的声音像踩在精致的碗上,那么富有瓷性。
 
  自从进城务工以来,很少看到家乡那么好的雪。城里的孩子大多都是家长花钱为他们购买兴趣和快乐。他们隐藏得更私密更隐蔽。偶尔在某个角落看到没有孩子陪伴的雪人,给人一种视而不见的冷落和寂寥。仿佛它的存在感被忽略得荡然无存。
 
  为了让别人对自己看起来更像城里人或者阻止别人或者不给别人机会把我当成乡下人。我和雪的关系疏远了。我神经兮兮的放荡与不羁,以及我身上像耕地和田更的骨头和肉,都要收敛到和街道、公交车和向灰蒙蒙天空张着鳄鱼嘴的楼群协调一致。
 
  时间长了,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我就对着城市的脸颊、额头和疲倦的面孔喧哗。所谓的城市就是在利用人们超越了生存底线的基本需求来强迫乡村或者朴素的可怕的农人为他们的优越感捐赠瞩目。如果你打算靠擅长巧妙地傲慢、合理的欺诈、和深邃的自我而活着,你就得在外地的城里人和城里的外地人之间缩小你不光荣的差距,直到你所在的城市稍微宽容你。
 
  有一天, 我又看见了那个角落里的雪人,它显得有些怠倦、迷离,或许是因为不熟悉孩子,不熟悉这灰蒙蒙的世界,它只好隐藏在灰蒙蒙角落里装死。

学校地址:广东省恩平市君堂镇沿江路1号 邮编:529454 联系电话:0750-7581505
学校邮箱:duxingzxbgs@126.com 网页设计:万博manbetx官网app 郑雪红 技术支持:恩平市信息中心